首页 > 观察 > 零废弃社区|郝利琼:垃圾分类社区动员的心法与技法
零废弃社区|郝利琼:垃圾分类社区动员的心法与技法
阅读量:412 分享量:0
分享:
作者:郝利琼      来源:沃启基金会       时间:2019年10月22日

导语


垃圾分类必须直面人的参与问题。如何促使人的参与,如何推动社区由从“有意识”到“具体行动”,由“被动参与”到“主动参与”,爱芬环保联合创始人郝利琼对爱芬开展社区动员的心法与技法进行了分享。本文根据沃启基金会垃圾分类资助项目工作团队对郝利琼的访谈编辑而成。


关于作者




郝利琼:社区-垃圾分类工作实践者、培训师;爱芬环保联合创始人、顾问;零废弃联盟执委。在社区和垃圾议题上工作10年,关注从环保议题入手的公众参与和社区治理,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深入的理论思考。


社区动员的本质

存在单一的社区动员,垃圾分类的所有工作流程,本质上都是动员的一部分。爱芬遇到过的最大挑战就是,绝大多数居民对这个话题压根儿不感兴趣,不参与,不谈论,不行动。
其实,社区动员的挑战,也是社区治理的挑战。如果一个社区议题本身就是社区居民非常关注的,那就不存在社区动员了,居民反而会主动来了解和推动这个议题的发展。

垃圾分类这类环保议题比较容易遇到这种困境是:看起来跟每个人都相关,但每个人都不想行动;而且行动或不行动对自己的利益都没有什么影响。

所以,如果能让一个环境议题触及到个人/居民的利益,居民自然就被“动员”起来了。但一旦触及利益,又容易引起社区矛盾,对社区稳定带来挑战。在上海的社区,高楼撤桶、垃圾点位撤并、新建垃圾房、垃圾定时投放,都是小区居民的利益点,一碰到,居民就反弹强烈,特别考验社区管理者的能力。能不能,以及如何有效地跟居民对话,了解诉求,化解矛盾,达成共识,促进行动——这些都是我们和社区管理者共同要去思考和历练的。


社区动员的高级目标:人的觉醒

“觉醒”是非常好的一个词,如果你是一个修行者的话,这就是你人生的目标。其实人生所有的目标都是在于觉醒,但是觉醒有不同的层面。如果我们认知到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终极价值,这就是比较高级的觉醒。还有一些社会意识的觉醒,比如公民意识觉醒,我是一个公民,我可以有公民的权利,也必须承担公民义务;比如环境意识的觉醒,我和环境是一体的,我要有对自然的敬畏,有对环境的责任感。

其实觉醒就是唤起人沉睡的良知和潜能。觉醒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一个关卡,走到这一步是很有价值的。你必须要真诚,要信仰你所做的事情,这样你才有源源不绝的热情和动力,才能够感染别人,带动别人一同行动。


如何跨越意识和行动的鸿沟

这个问题跟我上面提到的环保议题的特质有关。大家都说环保好,实际参与的人很少。经过这些年的环境倡导和教育,公众垃圾分类意识确实提高了很多,但还没有转化成大规模的行动。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寻找原因,我觉得以下几点比较重要:

首先,知识的普及很广,意识的觉醒很难。很多人知道要垃圾分类,但并不了解为什么要分类。我们有一个经验,凡是去看过填埋场焚烧厂的居民,对分类比较有动力。为什么?他们看到垃圾量的巨大和处理的困难。现在垃圾分类宣传的很火,但始终欠缺一个视角:到底垃圾和垃圾处理给我们的环境带来了什么污染,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影响。政府可能害怕真实的信息被公众了解后,会让公众恐慌。但我始终认为科普非常重要,要逐步尽量真实地向公众传达信息。因为真实的污染信息,蕴含着公众的“利益点”和“痛点”,能激发公众行动的动力。

其次,信任也是一个挑战。很多人不相信分好的垃圾能够被政府很好地处置,前面分,后面混,这是我们20年的痛。像上海这波垃圾分类的热潮,也有人不相信政府会持续做下去,觉得都是搞运动,几个月就没了。大家基于之前多年的经验,有这样观望的态度。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公众持续参与环保行为是需要社会和社区提供持续支持的,如法律的威慑、持续的教育、社区硬件建设、社区监督、物业管理、社会对环保行为的认可等等。遗憾的是,在之前数轮垃圾分类推广中,这几个要素总是“缺胳膊少腿”,没能齐头并进。


                                                        ISWM planning process | EPA


业委会和年轻人:容易被忽略的两种社区力量

社区动员不能忽略业委会的力量。相对来说,有业委会的小区,其社区治理能力会比较好,比较容易推进垃圾分类,因为业委会能够被选出来,证明这个小区有基础能力,居民是愿意参政的。业委会如果能够真正为小区做事,能够服众,说明这个业委会的能力是很好的。在这样的形成了社区权威的小区,有威信的主体一发话,很多事情就很容易推进了,垃圾分类也一样。

此外,很多社区活动,对年轻人的动员和参与都是难点。年轻人不参与社区治理,这是一个事实,因为我们目前的社区治理体系没有把年轻人纳入进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商业和市场可以解决年轻人的绝大多数需求,因此年轻人对社区是不那么需要的。但年轻人完全不需要社区吗?也不是。如果我们社区能够提供有价值感的东西给他,他一定会参与,年轻人其实还是有参与社区的渴望的。如果说老年人参与,更多是享受或服务社区,年轻人则更愿意来建设社区。

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更关注的是,什么样的事情对他讲是舒服的或者是有价值感的。但一般的刻板印象就是,社区都是老年人玩的,年轻人会觉得去那里很傻,很不时髦,或者去了以后做的事情无法带来什么价值。社区需要为年轻人提供更具吸引力的东西,或者创造空间,让他们自己去组织,以此将他们纳入整个社区治理的框架。



访谈人:汤婷、吴纯
访谈编辑:付涛
排版:吴纯